漁船奴工問題持續 業者澄清設法改善

觀看次數 / 855 次

2015-04-01 【Muakai Matsumas/Tuhi Martukaw/林柏宏 編譯】

狹小的空間內,幾名被囚禁的男子,都是遭遇到不人道對待的外籍漁船奴工。這裡是印尼偏僻漁村Benjina,被藏匿在離家幾千公里遠的小島,無法逃離。

(緬甸籍被困奴工 Kyaw Naing 船開走了 卻沒有帶我走 他們幫我關進這個牢籠裡 我並沒有喝酒 也沒有跟其他人吵架 我努力工作 我生病的時候 要求他們帶我去醫院 他們卻沒有帶我去診所 我沒有接受任何治療或吃藥 我也沒有吃飽過 我覺得很難過)

貨船進港,移工忙著將於貨運上船,這些移工大多來自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緬甸,這些漁產,主要運往美國,主要供應給美國的超市、餐廳甚至是寵物店。美聯社記者經過超過一年的調查報導,發現,雇用奴工與提供美國海產的供應商脫不了關係。經營這個小港口漁獲運輸的漁業公司Pusaka Benjina就座落在港口邊,在印尼登記註冊,擁有超過90艘的拖網漁船,船長都是泰國人,印尼政府正在檢視相關資料,而公司本身拒絕回應相關問題,幾百名被困在Benjina的奴工,是各個大型公司和不同國家之間海產供應鏈中最不見天日的一部分。

奴工的工作從白天到黑夜,這艘裝滿漁獲和奴工的船隻準備要開往泰國,緬甸籍的奴工冒著生命危險,向記者求助,離家千里又暗無天日的每天超時工作,他們非常想回家。

(緬甸籍奴工 我們已經 許久沒有跟我們的家人聯繫 我們的父母親 大概覺得我們已經死了 因為我們消失了 他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已經在這艘船上 工作了好長一段時間 我告訴船長我不要錢 我只想要回家 但我不被允許回家 我們全部是多麼的想要回到家)

到了晚上,船上還是有相當多工作在進行。

(緬甸籍奴工 (你現在對你的生活有什麼看法) 我們覺得我們的生活 現在掌握在死亡之神手裡 他們不停的折磨我們)

(泰國籍奴工 Maung Soe 這不是我的名字 我的簽名 這裡唯一真實的只有我的照片 他們設計我 他們騙我 把我帶到船上去)

大型拖網捕撈到滿滿的漁獲,要將這些漁獲拉上甲板,必須好幾十個人共同努力,好不容易拉上甲板,還要馬上分類冷凍,根據美聯社記者所訪問的超過40名奴工表示,每天在船上長達20至22小時的輪班,飲用骯髒的水,稍有抱怨或試圖休息就會被踢、被歐打或被有毒的魟魚尾巴抽打,只領取到微薄的薪資,有時候甚至一毛錢都沒拿到。消費者餐桌上新鮮美味的海產,都有可能來自這些奴工之手。

漁船抵達泰國,連續四天不眠不休的整理、分類漁獲,運上超過150輛的卡車,將這些打包好的海產送往周圍的工廠,記者一路跟著漁貨的運送追蹤這批漁貨的供應鏈,根據其中一家公司表示,這些漁貨最終是賣給泰國世界名列前茅的各個海產食品公司,每年銷售額達3.5億美金(一百零八億新台幣),除了泰國的海產也送往海外,包括許多知名經銷商,廣大的供應鏈包含美國也遍及世界各地。

3月中美國波士頓舉行北美海產博覽會,全美海產業75%的300家海產公司參展,漁業組織發言人表示,會員對這起揭露漁船奴工的報導感到非常困擾。

(美國國家漁業組織公關部副總經理 Gavin Gibbons 這不僅令人不安 還令人氣餒 因為我們公司不會容忍任何虐待勞工的行為)

博覽會上, 銷售人員向客戶介紹海鮮產品,這些看起來新鮮美味的海鮮,卻可能是奴工血汗所得。

(美國國家漁業組織公關部副總經理 Gavin Gibbons 民眾說要發起抵制 他們說"我們何不乾脆不去購買 從那裡來的海產" 如果你不購買從那裡來的海產 你就根本不在討論範疇中 你不會有能力去解決它 更不會有能力去促成改變)

泰國國家漁業代表也參與這場博覽會,對於奴工爭議則表示,一直有在設法解決。

(泰國漁業部門員工 Kamonpan Awaiwanont (奴工問題)現在還一再發生? 我們嘗試解決奴工問題 解決的方案一直不斷推行 現在也還在進行)

來到博覽會的印尼展區,印尼漁業部高層極力澄清,政府並不允許奴工的存在。

(印尼海運事務和漁業部門局長 Saut P. Hutagalung 新政府已經發布了新政策 要打擊漁業不法陋習 因為我們看到這是問題的根本)

(印尼漁業部部長 Susi Pudjiastuti 想到這些奴工在船上的處境 就讓我整夜都難以入眠)

除了商業需求,會場也吸引了關心海洋生態的非營利組織前來。

(非營利組織"海洋"資深總監 Beth Lowell 消費者進去超商或餐廳 他們看到紅魚、鮪魚 但他們沒有看到 魚是怎麼被捕獲的 在哪裡被補 誰捕的)

回到印尼小島漁村Benjina,海邊樹叢中立著許多木牌,都是不幸命喪異鄉的移工的墳墓,椰子葉和雜草覆蓋。

(緬甸籍逃跑奴工 Hlaing Min 許多在海裡喪命的緬甸人 埋在山裡的屍骨 加起來可以形成一座小島)

豎立的木牌上,寫著不一定正確的姓名和曾工作的船隻,只有曾經一起受苦的其他奴工,記得他們在那裡安息。

(緬甸籍逃跑奴工 Hla Phyo 當我埋葬這些屍體時 我就一直想到 身處在這些印尼的小島上 唯一等待我們的是死亡 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回家)

全球經濟網路延伸產業供應鏈,美國人餐桌上的海鮮,可能是相隔萬里的緬甸移工用生命換來的佳餚,勞工權益及業主的利益衝突,不斷上演,如何杜絕現代奴工、改善工作環境、提供合理薪資,是各國政府、公司業主以及消費者都必須正視的問題。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