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編織藝術家 創作背後的心靈故事

觀看次數 / 37 次

2017-03-20 【Iwan Nawe】

賽德克族有一對母女藝術家,媽媽擅長傳統編織,女兒喜歡捏塑土,兩人的藝術創作屢屢獲獎,他們接受專訪分享創作歷程及動機、學習的過程 遇到挫折及到現在的執著,敘述自己的作品及獲獎感言給予觀眾,讓觀眾了解藝術家背後的故事。

看似一棟平凡又單純的公寓,隱藏著繽紛多彩的工藝世界,這裡是是母親廖阿金跟廖家平,編織傳統織布 鉤毛線,及捏塑土的工作室,廖家平喜歡玩捏塑黏土蛋糕,而媽媽的專長,則是鉤毛線與毛線衣。

(學員廖家平 賽德克族:
因為很可愛啊!又很精緻!就很想學,看起來很好吃!,去上網查看圖片學,今天啊!我今天做哪個蛋糕杯啊!,對啊!有啊!有人跟我訂要訂20個在做,好幾天吧!想說趕快把它趕一趕!先把它做完,賣很多錢啊!沒有想過說賣出去就好了,對啊! 很高興,就是看到人家買我的作品就很高興。)

很多人喜愛廖家平捏塑的,各式各樣的小點心,雖然製作黏土的過程中繁雜,但是她也樂在此中,也成為廖家平心靈療癒的興趣。

(學員廖家平 賽德克族:
我在製作那個客人訂的杯子蛋糕,跟我訂20個要賣出去的,我要花幾天的時間做,如果有限定時間我就趕快把它趕一趕, 趕快把它做完開心的話,覺得很滿足。)

廖家平的母親是一位傳統,又熱愛自己文化的女性,當初礙於環境及孩子年紀小,無法全心全意學習傳統織布,廖家平大學畢業後,帶她報名台中市部落大學,學習傳統賽德克族織布。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我剛開始帶她去的時候,我們在理經線,她在旁邊打瞌睡,她都跟我說看不懂看不懂,還是把她拉過來,因為我當助教,美玲老師在理經線,她在旁邊打瞌睡,教幾次就有點記起來。)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剛開始是,剛開始會,奇怪她為什麼1個小時後怎麼才織不到5公分,到底怎麼織的,原來她都愣在那裡,我在想剛開始她可能覺得很乏味吧,因為畢竟要很有耐心一直織一直織嗎,挑織跟平織不一樣,每翻一面就要挑一個圖形,所以1個小時挑不到5公分。)

從小非常喜愛畫畫的廖家平,對顏色的搭配很敏銳,選擇織布的顏色,廖家平大膽採用,
有別於傳統的紅、黑、白色,而選擇較為年輕族群喜愛的顏色,讓傳統織布更增添多樣的色彩。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她在顏色上,我曾有聽到她在訪問的時候,科技大學教授有問她,又就跟她講說,比如說咖啡色跟粉紅色,她想要巧克力,所以她就配了這個顏色,她織了綠色跟橘子色,就是什麼,紅蘿蔔,對,她就想到紅蘿蔔。)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都這樣配色的,有一個黃色她旁邊是粉紅色,那個是什麼,棒棒糖 還是棉花糖,棒棒糖 
棒棒糖,她是想到棒棒糖,她就選了那個顏色。)

104年媽媽鼓勵她參加台中市舉辦原住民服裝設計比賽,廖家平認真構想服飾的設計,也開啟廖家平對賽德克族文化編織好奇。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她當初為什麼會選用彩虹,是因為顏色很鮮豔,她剛剛入門,所以她一定只能織平織,我希望是用她織的不是用我的,所以我跟她說那妳平織的那個不去做,因為我們用黑色的線,一定要用彩色的,所以那時候才要用彩虹這樣,她自己也喜歡,才會織這塊布。)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因為她看了賽德克巴萊,所以她對彩虹的記憶很深刻。)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妹妹是第一次,102年我參加過一次,我得的獎沒有她那麼好,因為那也等於是第一次,在去年(104年)我想讓她試,那她一試效果還不錯,因為她可以自己想,自己設計自己織布,好像很有成就感,對她自己也做得很開心。)

(學員 廖家平 賽德克族:
媽媽在我身邊陪我,讓我覺得織布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廖家平喜歡顏色組合,有自己獨特的方式與見解,當她在思考編織的過程中,也喜歡嘗試多變化的顏色,而一排一排掛在牆面上的織品,也賦予傳統織布一個新的里程碑,顛覆人們對傳統織布的看法,而廖家平把這一切成就,歸功於母親的陪伴。

(媽媽廖阿金 賽德克族:
之前我有跟她講過說,現在年輕人對這個織布,是不大想花時間,因為現代電腦時代動作很快,要花很多時間坐在那裡,花一整天織不到半條布,現在年輕人不願意,所以我那個時候講說,妳若不學,以後這個(傳統編織沒有了。)

母女合力打造美麗的衣裳,大膽跳脫傳統,並與母親合力設計一款,採用現代毛線編織與傳統織布的結體,展現獨特風格,並榮獲服裝設計比賽榮獲第二名,現在廖家平愛上了織布,也賦予賽德克族的編織文化一個新活力,讓傳統文化與現在潮流共存共榮。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

原視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