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名運動30年 宜花噶瑪蘭人相聚

觀看次數 / 595 次

2017-11-09 【綜合報導】

今年適逢噶瑪蘭族復名運動三十年,宜蘭縣史館邀請花東地區噶瑪蘭族人與宜蘭族人相聚,希望藉著辦理特展及系列活動回顧歷史和與會學者、來賓,討論噶瑪蘭族群身分、如何透過語言文化復振下去,建立對噶瑪蘭族的認同及未來的發展。

今年適逢噶瑪蘭族復名運動30年,希望藉著辦理特展及系列活動,回顧歷史討論噶瑪蘭族群身分、權益與傳承等議題,邀請花東地區的噶瑪蘭族人,到宜蘭五結鄉參觀舊社,並到利澤簡街市、加禮宛馬良廟,同時也教唱宜蘭當地噶瑪蘭族人傳統歌謠。

(宜蘭縣史館館長 Raya na kemuwan ay tu Ribang 廖英杰:

噶瑪蘭族30週年的系列活動呢,當初是因為我們在蒐集偕萬來先生的史料的時候知道的,在去年的時候知道的,所以我們著經過一年的籌畫,我們希望把花東的族人再一次的,邀請他們回到宜蘭來跟宜蘭的族人再一次相聚,因為在30年前偕萬來先生來到宜蘭的時候,他第一個找也是宜蘭縣史,所以縣史館有這個責任,把這個文化跟這個族群認同的,這個文化工作,把宣傳下去。)

宜蘭縣史館舉辦特展,展出噶瑪蘭族傳統服飾、古文書資料、照片 、器具,更記錄了遷移史以及復名運動的歷程,看到這些文物、照片,再次觸動了所有族人的感傷,長輩們無不感動流下眼淚,看著已故親人為復名堅持的照片,猶如回到民80年「回到先祖的故鄉」一樣。族人感念已故耆老偕萬來先生,在1987年11月23日的活動中要求政府承認噶瑪蘭族為臺灣原住民族,踏出復名的第一步。

這次的「噶瑪蘭族復名30年論壇」,邀請學者、族人等與會來賓,分享復名運動的歷程,討論噶瑪蘭族未來的發展與振興。

(宜蘭副縣長 Raya 朱壽騫:

以後我會督促我們的文化局,我們的縣史館,一定要對宜蘭以前的文化,尤其是噶瑪蘭族的文化,一定要加以保存,加以珍視,甚至於加以再更加的探索,能夠發掘它的精髓出來,要發揚光大,很感謝今天從外地回來的我們的族人。)

前行政院長游錫堃贈送「協力擎天」筆墨給嚴玉英女士,表達對耆老偕萬來先生,為復興噶瑪蘭族的堅持感謝之意。

( tagayaw ay Raya 游錫堃:

在宜蘭縣這塊土地,曾經努力過奉獻過,在這邊這個開墾過我們都應該表達感謝,參與論壇的學者專家、族人等與會來賓,希望探討未來如何讓宜蘭噶瑪蘭族人恢復原住民族身分,就有「熟」或「平埔」註記的噶瑪蘭族人,透過傳統文化的復振,來證明噶瑪蘭族文化,取得原住民族身分。)

(宜蘭部落領袖 pusia 潘英才 Kavalan:

當初他們怎麼會想到,來聯絡花蓮的噶瑪蘭族,和宜蘭的噶瑪蘭族來認親這樣,這個我那時的感覺是說,非常的感謝他(游錫堃),我們說到今天為止,也過很久了有30年了,我們的最大願望,就是希望說我能夠認祖歸宗,但目前為止我看起來還是沒有結果,看能不能幫我們爭取這些,各位長官我們資深的主管,這些我們仰賴的對象要來爭取我們的福利,看能不能早日認祖歸宗。)

(Raqit 陳秀娥 Kavalan:

當正名以後,我有抱著一個期待說,我是噶瑪蘭人,噶瑪蘭人就是噶瑪蘭人,有什麼不好,那種期待,然後就跟著,那時候是台灣城鄉所,他們在幫忙這些,然後我就傻傻的,一直跟他們一直跑,期待著能拿到(噶瑪蘭身分)。)

(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 pakingkiwan 詹素娟:

原住民他的認定的尺度很寬鬆,也就是說不論第幾代,只要也不管父系或母系,只要你的戶籍簿當中可以找到「熟」,那你就可以去登記,所以它是很開放的,那麼,因為我看過我們宜蘭史,鄉鎮的所有戶籍簿,我們宜蘭的這個戶籍的「熟」註記非常的明確,所以大家要取得身分絕對不是問題,可是再下來就是語言文化,我們要如何復振下去,那麼,怎麼樣去建立對噶瑪蘭族的認同,產生更強大的民族自信心,那今天我們台上的貴賓,都已經分享了他們的經驗。)

(偕萬來女婿 楊功明 qedabu:

我記得岳父 (偕萬來先生),第一任當原住民委員的時候,他就提出來,正式提案說,要把噶瑪蘭族全部納入原住民身分,特別是宜蘭的部分,這個是有正式提案,那現在已經那麼多年了,都還沒有實現,所以最簡單的第一步法,我是建議縣政府,是不是可以,剛剛有講有,有登記「熟番」的,甚至可以去登記,去登記,因為我知道,宜蘭縣政府還沒有登記這件事,在台南跟屏東縣政府都已經開放登記,所以你有登記,你才有人數,才知道說喔,現在到底宜蘭的,有多少人是噶瑪蘭的身分。)

(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 pakingkiwan 詹素娟:

推動我們噶瑪蘭語言文化的復振,這個是我想今天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期待跟一個,如果是一個決定的話,舉動,那因為我們在有縣政府的文化局局長,還有我們的議員,關心這件事的議員,那當然還有我們的游院長他是一個長期一直關注這個事務的政治家,那麼這件事情我想是立即可做的,那其他的,我們今天好多跟花蓮的在這次的相逢當中,我們希望能夠展開更密切的交流。)

(前行政院長院長 游錫堃 tagayaw ay Raya:

咱們噶瑪蘭人才很多,大家要知道,但是不知道自己是噶瑪蘭,再來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噶瑪蘭。台東跟花蓮,我再不久會再去拜訪,啊希望你們在地都有像社區營造,有一群人在運作,然後比以前更努力,我去的時候就會看,看看說,你們有沒有在人努力啊,我都會再去一次。)

 

( 慈濟大學傳播學系講師 patudan na Raya taqsian 潘朝成 Kavalan:

有關噶瑪蘭族的這個族群認定,2002年的12月已經確定了,那麼現在的問題是, 有一批包括宜蘭、台東、花蓮的噶瑪蘭族,他們在沒有原住民身分的註記平地原住民身分,我們希望縣政府加快腳步來認定,目前的官方,行政院版本是平埔原住民,這些都不是所有的噶瑪蘭族或平埔族群的訴求,好像政府退而求其次,打折,但如果是用這種平埔原住民身分,認定是現階段必須走的話,應該要設定一個叫做落日條款或是日出條款,這樣才是對這個沒有原住民身分的「熟蕃」或者平埔族有一個交代。)

(宜蘭考古文史工作者 pakingkiwan tu masang ay Ribang 邱水金:

語言很重要,語言是文化之母,你語言沒有保存,你這個族群的文化就沒有辦法傳承下去,幸好現在,聽說聯合國已經認證我們噶瑪蘭是瀕臨滅絕的語言,但是我們努力把它保存下來,如果語言真的沒有保存,文化沒有辦法傳承。

第一個你要認同,你如果自己不認同,那就其他以下,就不必再談了對不對,然後認同以後,你應該就要有心,可能你要學習對噶瑪蘭的文化,怎麼樣保存下來,這是很重要的。)

最後希望大家能夠團結一心以這首歌:咱們噶瑪蘭人站起來,感謝所有族人與會來賓。

部落領袖與族人 ,感恩祖靈庇佑,結束了10月15日與宜蘭的交流。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