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砂義勇隊"Kongsing耆老 闡述二次大戰經歷

觀看次數 / 220 次

2018-08-09 【Ohay.Sewana】

曾經參與二次大戰日本軍隊的『高砂義勇隊』Kongsing耆老,回顧50幾年前,南洋新幾內亞與美軍的那一場戰事,在Kongsing耆老的記憶裡,依稀一一呈現在眼前,似乎說不完道不盡。

 

長濱鄉長光部落耆老 Kongsing(嚴張國進) Amis :
kalas Kongsing Amis
美軍搶灘成功後,推土機一上岸把馬路和所有邊的環境推平,當地的印度尼西亞百姓,馬上投降到岸上迎接美軍,自動參與美軍的戰事。我們卻躲到深山裡逃難,美軍的迫擊砲是我們最害怕的,差不多這麼大這樣長的砲彈,只要打到樹幹,炸開的威力可以破壞邊擊傷人,連樹枝都攔腰折斷,因此日軍死傷不少。日本人說:「我們參戰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戰爭的結果本來就會死傷慘重,戰死沙場是必然」。我那時已是軍人身分,快二十歲了剛過十九歲。那個晚上同梯的隊長問我們:今天晚上誰要出任務?當時日軍分散在各個位置,就如我們的位置在這裡,長濱到樟原部落,都是日軍的駐點。長官每個晚都會問:「今晚誰要出任務的請舉手,在被指定之後..你.你.你…就出發了」,我們要去偷襲敵區,每個人只分配到兩枚手榴彈,利用夜間突襲,有時到敵區的機場或部落。在戰場很難預料誰先會被擊斃。我的好朋友Rahic(人名),他被派去美軍的總部偵察,哪裡是美軍重要的單位,人也很多。他們沿路利用草叢作掩護,方便就近偵察。美軍也一樣派部隊在附近偵察,沒有想到兩軍就在此時相遇,就這樣在很短的時間兩軍正交戰,我的同袍這一組只有八個人,美軍有好的配備,快速的用機關槍向我方掃射,我的好友右肩的槍傷就是在那個時候受傷的,直到現在他的右肩裡頭,還有一顆子彈未取出,目前他一樣活的很健壯。

過去我們從來未曾聽到過原住民參與二次大戰的高砂義勇隊耆老會述說他們戰爭的經歷,經過了50年Kongsing耆老竟能如此鉅細靡遺細述當時的戰爭過程。

長濱鄉長光部落耆老 Kongsing(嚴張國進) Amis :
kalas Kongsing Amis
我的記憶裡,那一次是最危險的任務,有時候會成功,有時我們一樣敗興而歸。那個晚上我們的資深隊長問:「今晚誰要跟我出任務的請舉手」。如果不舉手,他會大聲的咆哮:「你憑什麼當日本兵,日本兵不怕死的。」的確,戰爭就是不能怕死的,我跟著舉手,你.你.你…我也被選上了。隊長說:「我們要走的行程因為很遠,起碼要走三天以上,我們將要去敵區的飛機場出任務」。我們利用凌晨的時間出發,沿著溪谷往東邊走,遭一樣聽得到槍聲此起彼落。因為熟悉環境,我們不怕。最擔心的反而是他們的檢查哨,我們只能躲在草叢裡等待時機。天一亮我們繼續前行,小心評估安全的路線。我們最擔心的部分是美軍為了防範我們的偷襲,在營區四週放很多詭雷。

美軍用鐵絲綁著手榴彈的安全插,藏的很隱密不容易被發現,如果經過此地不注意,手榴彈就會爆炸,我們的人員因此很容易被炸傷。所以通常我們會先派一個人去探路,確定安全之後其他人才跟進。沒想到,到了第三天,我們已經斷糧了,怎麼辦呢?這時隊長開口了,他說:『在那邊有一間倉庫,之前日軍儲存米糧的地方,我們動身前往,希望能取一些米回來』。日軍清楚地形,所以在前面帶路。到達目的地時,時間已是凌晨,我們發現倉庫早已倒塌,我手伸進去摸索,可能房舍坍塌而漏雨,摸到的已是泡了水的米,軟軟的,起碼已過二三個月或過半年了,白米早已腐壞了,我們很失望的離開,只好繼續往前行。在比較郊外的地方,此時我們還得越過眼前兩公尺寬的馬路。在跨越馬路時要特別留意是否有美軍往來的車輛?如沒有,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通過。我們這一批有22位同袍,大家都安全的穿越車道,小心翼翼的往目的地挺進,很快的我們抵達了機場的後側。這時隊長下達命令,他說:「明天一早將出擊,今晚大家先補眠,我們的位置在機場的後側,有草叢作掩護,明天一早我先去探勘可以行動的目標」。

聽著『高砂義勇隊』Kongsing耆老,述說他參戰的故事,有如電影情節可歌可泣。

長濱鄉長光部落耆老 Kongsing(嚴張國進) Amis :
kalas Kongsing Amis
隊長在日出前出發,從溪底爬到台地的西側觀察,發現美軍的飛機及戰車一無遺。停機坪停著三架飛機,另一邊的建築是美軍的理髮部,他(隊長)很清楚整個方位。在另一邊則是美軍的宿舍,他一一探勘整個邊環境,那一天我們整天在溪底靜候。隊長帶回消息向我們宣布今晚開始行動;「誓在必行,只許達成任務,不許失敗。」我們分好幾組,並以兩人為一個單位。隊長將每一組的任務都已計畫好了。我被分配的任務是在南邊第三間,我的搭擋是日軍,Akih(人名)同期的Hansokay(人名)住在忠勇(地名)的那位,我們在接近目的地時,理髮部的燈還亮著,那是Hansokay被分配的任務。當我們很靠近目標時我們開始分組行動,當天的氣候是陰天,天空飄著細雨,視線不是很好,看得到前方的燈光,卻看不到房子邊的動態。我們各自開始行動,有的往北邊,我要執行的任務剛好分配到美軍的宿舍,我的搭檔是日軍,我們繼續往南挺進,還沒接近目的地,就聽到爆炸聲,那是Hansokay被分配的區域,Akih(人名)的同梯目標是美軍的理髮部,裡頭將近有8至9人都還沒有就寢,爆炸瞬間燈也熄滅了。我們的目標是美軍宿舍,此時因爆炸聲,頓時一片混亂,也藉助陰霾的天候,在渾亂中趁此機會闖入美軍宿舍,當時在渾亂中,還不小心被絆倒,用最快速點火把炸藥丟入裡頭,然後趕快逃離現場,日軍說自己默數第十步時,趕快趴在地上,就可以避開爆炸的威力。渾亂中跟著美軍逃跑,也一度很驚險的被美軍踩在腳底,我很清楚要在第十步時要趕快趴下,一陣突來的爆炸聲讓美軍走避不及,亂成一團,哀鴻遍野慘不忍賭,在沒有燈光的情況下,我必須要速的離開,此時我已不知搭檔的去向。我逃出這一片混亂往山裡走,不小心陷在深溝裡,朦朧中感覺北邊地勢比較低。此時美軍開始用機槍掃射,機場這裡也向西邊不斷的掃射,我只聽到美軍很吵雜的聲音,因為我已掉進深溝裡,子彈不停的在上方亂竄,如我沒有掉入深溝裡,我可能也會受傷吧?

在Kongsing mama的細述中,美軍雖已領了當時的印度尼西亞,也到處破壞日軍的駐地,但是日軍還是不願投降,每個晚上出任務奮戰到底。Kongsing mama一次一次的舉手沒有畏懼過,因為他是一個真正的軍人。

長濱鄉長光部落耆老 Kongsing(嚴張國進) Amis :
kalas Kongsing Amis
我漫無目地的逃竄,一直跑到西邊,我遇到日軍,他是另一批的,他已受重傷,被美軍的機槍打到。他先開口問我你是誰;我據實回話,他說他的同袍腳斷了,怎麼處理呢?他說腳斷了我們要如何幫他呢?他跟他的同袍說:「我去找幫手來你走」,說完他竟然就這樣的離開,要我趕快離開此地,我很樂意跟那位日軍結伴同行,大家已顧不得這些了。我們回到總部,那時總部的人數只剩下十五人,等不到其他人回來。這表示戰況吃緊,我們起身離開到另一個單位,長官非常關切及讚揚我們的表現,還說:「戰爭本來就是如此,我們不能輸,只許成功」。每天晚上我們都出任務,如果不自發性的舉手,長官還會大聲的斥罵:「不敢舉手的你,憑什麼當日本兵呀?」我很佩服日本人是那麼的忠貞為國,每天晚上我們不斷的執行命令及出各種任務,有些時候,一樣沒有達成任務就是失敗。

同袍的哀嚎及當下的無奈,對一個真正的軍人來說,這是多麼的傷感需要多大的勇氣要去面對,即使日軍已經大局不保,Kongsing卻還是抱著戰死沙場的決心,為日軍效命。

長濱鄉長光部落耆老 Kongsing(嚴張國進) Amis :
kalas Kongsing Amis
有一回,我們一直在路邊的草叢裡埋伏,那位住在長濱的漢人Hansinpac(人名),我們埋伏的地方是只有這麼高及這樣深的壕溝,長度大概八公尺左右,一個一個的壕溝,都分配好了每個人的位置。當時美軍也很清楚我們的動態,不斷的發射迫擊炮,他們也一樣害怕日軍的攻擊。這個時候我們聽到有人,一直不停哎喲哎喲的哀嚎,原來是Hansinpac(人名),對方的攻擊不斷,我們無法過去支援他,只聽到他的哭聲,我匐伏前進到他的壕溝,看到他的腳已經斷得扭曲變形。只有這麼高及這樣深的壕溝,他的腳因扭曲變形痛得他唉聲連連。我只能跟他說:「你一定要忍耐,我們無可奈何」。他邊哭邊說:「如果我母親知道我的情形一定很難過的」!我說:「不要說這麼氣餒的話,在戰場本來就是生死未卜,我們是軍人,你一定要忍著不要哭了」。我又再度的離開他,此後大約過了一小時,我已漸漸沒聽到他的哭聲,對方的砲擊也停了,還存活的全部集合整隊,回頭去找他的時候,他已氣絕身亡。看到他痛苦的表情,臉上還留著他哭過的痕跡,鼻涕混合著泥巴,模糊了他的臉。我強忍心痛想著:「在戰場本來就會有生死,走了也好,想到要回故鄉臺灣的路途那麼遙遠,我只能自我安慰的說,戰死沙場是軍人的榮耀」。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