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村各部落形成 源自白蘭部落

觀看次數 / 10205 次

2018-10-06 【達少/志明 新竹五峰白蘭部落採訪報導】

位於新竹縣五峰鄉白蘭部落Paskwalan的歷史演進,現在五峰鄉桃山村各部落的形成,其源頭puqing nya minkahul 大都是從白蘭部落Paskwalan發展來的。在數百年前,泰雅族人自不同的領域,不同的年代,逐一遷徙來到了這一個地方。

從白蘭部落的歷史演進,我們可以知道現在五峰鄉桃山村各部落的形成,其源頭大都是從白蘭部落發展來的。在數百年前,泰雅族人自不同的領域,不同的年代,逐一遷徙來到了這一個地方。

(Hetay‧Payan  Atayal文史工作者:
第三批是來自於Slamaw〈梨山〉,從Slamaw〈梨山〉來的族人說:『這裡何處?這是Mespaziq群的領域嗎?』 我們祖先回說:『我們就是。』 他們〈來自梨山〉說:『聽說你們這裡從來沒有發生過飢荒,過去的歲月裡我們〈梨山〉那邊常鬧乾旱,所種的穀物沒有什麼收成。』 那時我們祖先就將他們留在R'uyan(白蘭)這裡。那時因為周邊沒有他們〈梨山〉的家族,怕萬一遭到這裡其他家族的欺侮,如:Bebuyoq(賽夏族)或Mebalay(下游一帶的泰雅族人)。之後果然就有聲音從Mebalay、Mebuyuq說:『放他們出來,我們要殺他們。』我們的祖先回他們說:『如果你們敢動他們,也就等於你們動了我們一樣,我們必定也會與你們打起來。』後來他們怕!沒有再來挑釁了,從此Slamaw〈梨山〉那一批家族就安定的在這裡生活。)

從梨山的這一個家族兄弟,後來因為忽略了對父親的承諾,受到父親的詛咒,以後遭到了不好的下場。這件事,是我們作為後代子孫必須要慎戒的。

(Hetay.Payan Atayal 文史工作者:
Slamaw〈梨山〉這一批人,他們的祖先叫做Raxa。當時不是Raxa本人來的,是他的孩子們,Raxa有四個孩子,那時因為乾旱他的孩子說,要到Mespaziq(指白蘭一帶)找新居所,如果可以的話,一年後就會再來接他們的父親Raxa一起住,但是他們在這裡一年多後卻沒有去接他們的父親,後來他們的父親Raxa自己來找他們,他來的時候剛好他的兒子們都去打獵了,他去大媳婦那裡被推到第二媳婦,媳婦們推來推去最後推到最小的媳婦那裡,然後又推給大嫂那裡,父親說:『原來你們是這樣對待我,好沒關係!』父親就不告而別,就要回去,經過Benayan(天敦)的時候Ramang接待他吃飯,Ramang有兩個名子另一個叫Pehu',隔天還給他鍋子跟小米〈因為路途遙遠〉。他就回去了,回去前他跟Ramang說:『你會看到我這些孩子們!』他留下了這一句話。他回去了以後就跟他在Slamaw〈梨山〉的女兒說,『如果你們的哥哥來這裡說了什麼而且相信他們,我的詛咒也會臨在你們身上。』 後來的結果是,Takun跟我說的,那一件事的結果是Takun跟我說的,那一件事過後,他的孩子們無端生病好像發生瘟疫一樣,一個個的病死。最後請了長老做祭儀,才化解了當時那一位祖先的詛咒,那是關於Raxa孩子的故事。)

過去的年代泰雅族自主遷徙是為了拓展、繁衍,泰雅祖先們聽到哪裡有好地方就會舉家遷移,R'uyan這樣一個好地方,自然不斷的有家族陸續遷移過來。

(Hetay.Payan Atayal 文史工作者:
第四批遷移過來的就是姓秋,秋天的秋,還有姓謝的家族,不是Raga(地名)的謝家,是來自Skaru(霞喀羅)的謝家。這是我去問秋賢明(人名)他父親的口述,他們這一個家族是一個驃悍的家族,很兇悍。就是這一個家族讓日本非常頭痛。 Piling‧Besu說:他們祖先在Tunan(秀巒)商議,因為Tunan(秀巒)的土地太小已不夠使用,一位長輩Yumin‧Hayung督促了Hola‧Nomin,他們就是謝家的祖先。他們受Yumin‧Hayung的指示說:『帶著孩子越過那一座山頭,去找一位叫Piling‧Tlaw的長者,他必定會接納你們。』他們來到這裡的一年多後,那時也就是日本開始占據台灣的第一年。謝家的祖先這一群他們來的時候說:『聽說你們這裡沒有挨餓過,因為我們那邊人多,土地已經不夠用了,我們受我們長輩的指示,來這裡找Piling‧Tlaw。』 因此,Piling‧Tlaw就把Lwax.Khu(霞喀羅一帶)那邊讓給了他們,Lwax.Khu(霞喀羅一帶)就這樣給他們居住了。 在日本時代初期,我伯父Tling‧Yupas‧Tlaw是當時的部落領袖‧他常常被Piling.Besu〈霞喀羅耆老〉的懇求,最後可能用豬或牛的代價,也把9公里到13公里(往大霸尖山路段的算法)這一片土地讓給他們那一片都是好的地方。那時候日本最難說服的可以說就是Meskaru這一帶的族人,就是Lwax‧Khu(霞喀羅一帶)這邊的人最難溝通,再加上後來他們跟kreraga(地名)通婚,他們也是很難溝通的。最初日本去他們那邊的時候,他們埋下陷阱把一群日本軍警消滅掉,之後日本再也進不去。後來日本跟Spaziq(群屬)這邊的族人說,就是林家十八兒的祖先說:『你們去砍一個人頭可以換一個銀元。』日本銀元,Mespaziq的族人還真的願意去做了。)

直到近代,日本走了接著中華民國政府接管,成為現在的局面。

(張國隆 Atayal 白蘭部落耆老:
比如是Meskaru(霞喀羅)他們祖先原來是從現在的秀巒村遷移到Meskaru(霞喀羅)的,我們則是已經在這裡很久了,那時Skaru(霞喀羅)他們還沒遷來清泉這裡,大概在民國40 50年代的時候,他們常來這裡買鹽巴,那時候已有平地人在Ulay(清泉)做生意了,他們來買鹽巴或帶孩子來讀書,因為他們住太遠,所以他們就跟我們的長輩商量,希望能借一筆土地作為他們供孩子讀書住宿的地方,也方便他們來借住,因為桃山村這一帶都是屬於我們祖先當時的領域,Skaru(霞喀羅)不是,有一個限界,從Ulay(清泉)往後山有一個溪為界是過去限界。當時我們祖先同意他們在現在學校的上面借給他們,允許他們在那裡建房子,講好是借給他們的,這當中沒有做過什麼儀式或用殺豬來表示,也沒有買賣的行為,那是暫時借給他們的,當時是純粹借的,之後還是要還的。哪知道那時候中華民國民政府實施了土地總測量,誰住在那裡就歸為誰的土地,就因為這樣我們長輩們也就沒有辦法把地回來了,一方面他們(霞喀羅的人)也沒有地方可以去,所以就這樣算了,那邊是這樣的情形。)

經過部落長者陳述了整個白蘭部落的歷史,這當中追述到前八代祖先的歷程,這樣換算起來至少有三四百年以上。這在現代泰雅族口傳部落歷史中,是相當罕見,也是非常的珍貴。透過這樣的部落歷史陳述,希望能留給泰雅族後代子孫一個屬於自己民族的歷史紀錄。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