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傷痕不斷推疊 耆老揭"蘭嶼監獄"真相

觀看次數 / 834 次

2020-07-07 【馬月琴 Vagyatan】

蘭嶼在日據時期,為人類學與民族學的研究區,國民政府接收後,蘭嶼全島成為軍事管制區,保安司令部在島上成立了蘭嶼指揮部,1958年開始,退輔會開始在蘭嶼島上陸續建立農場,統稱為蘭嶼農場,1959年開始,又陸續有台灣的重刑犯移入,整個蘭嶼成了一座監獄,直到1989年,蘭嶼農場陸續辦理結束,軍監勵德班裁撤,部分農場土地歸還族人,1992年蘭嶼指揮部也裁撤,蘭嶼的軍事統治時期才正式宣告結束,這期間在蘭嶼發生的文化和土地衝突,讓達悟族人迄今印象深刻,請看接下來的專題報導。

 一般人對於蘭嶼的印象是湛藍的海水 美麗的拼板舟 獨特的飛魚文化,還有令人聞之色變的核廢場,以及多年來不曾停止的反核運動,但是從西元1945年日本投降,將蘭嶼移交給國民政府 一直到民國63年(西元1974)選定蘭嶼為台電核廢料貯存場為止,這期間將近30年的時間裡,蘭嶼達悟族人其實始終有著沉重的傷痛不斷疊加,終至核廢場事件完全爆發。

(野銀部落耆老 林新羽 達悟族:
tao do Jivalino
那時候這個是慢慢來的 慢慢來的話 指揮部來了,指揮部來的時候愈來愈多 愈來愈多的話都 都亂七八糟那個蘭嶼的,他們都更亂 都是老兵的,還有是台灣人也有,殺人還有老兵也有,都是永興農場在那裡,當然流氓也有會殺人 我又不只在這裡(看過),東清那個指揮部椰油國小在那裡啊,砂石場在那裡都有,那砂石場現在 現在砂石場都是 對就是在那邊,流氓很多在那裡,都是台灣人偷東西 殺人啊 偷東西啊,(這裡流氓呢) 都一樣 都一樣 都一樣,(全部都有) 東清也有,另外那個,東清一個,在這邊一個,紅頭一個,椰油一個。)

(漁人部落耆老 鍾馬雄 達悟族:
tao do Jiratay
第一梯次來他們是在民國41、42年,我們那時候是國小4年級,所以我換算我的那個歲數 應該是在10歲的時候,他們都是登陸在這個八代灣這個地方 紅頭這個地方,那它登陸分兩個,第一個殺人犯它是國防部 這個警備總部,它是這樣子,那它以前牌樓是在哪裡 在鄉公所的那個 叉路那個地方,那是以前牌樓,這個單位是屬於警備總部指揮中心。)

(漁人部落耆老 謝加水 達悟族:
tao do Jiratay
我畢業以後(民國)38年  (民國)48年畢業 那個時候農場已經來到蘭嶼了,指揮部農場已經到了 到蘭嶼了,那個時候我們還很小嘛,他們開的地就是以前日據時代的那一條小路 給它拓寬嘛,叫那個指揮部 就要把它拓寬,然後環島蘭嶼 對,然後第二個,他就開始做那個跑道 那個機場跑道,就是那個管訓隊的,戴那個 這裡有綁起來啊 好幾個隊員 對,好幾個隊員踢躂踢躂踢躂就走到那個飛機場去工作 去做那個機場跑道。)

蘭嶼共有6個部落,分別是紅頭 漁人 椰油 朗島 東清以及野銀,民國41年軍人正式進駐,蘭嶼變成了軍事管制區,而在民國47年設立了10個農場,這10個農場就分布在6個部落,其中以紅頭的蘭嶼指揮部為指揮中心,位置就是現在的蘭嶼鄉公所。

(蘭嶼部落自主調查案計畫主持人 林嘉男:
mimong no vazay a dehdeh 
因為在蘭嶼沒有要存置林野  不要存置林野 跟主要存置林野,蘭嶼是沒有這些東西(保留地)的,也就是說蘭嶼在當時候日本的這個殖民統治時代,是被視為一個這個保留區 專門供人類學或是民族學研究,民國41年的時候,台灣省的保安司令部公布了一個台灣省戒嚴時期取締流氓辦法,也就是透過這個取締流氓取法,把它一些所謂的這個素行不良或是有重大刑犯 偷竊 犯罪這些,中華民國政府把有問題的人丟到了外島,甚至把素行不良的 有偷竊的,甚至有強暴犯的 有殺人的 全部丟到蘭嶼,那到蘭嶼的農場又因為這個管制的這個措施比較鬆散,而把蘭嶼變成全島都是監獄。)

(椰油部落耆老 顏福壽 達悟族:
tao do Jiayo
指揮部也有 10隊也有 9隊也有,還有那個野銀那邊有時候搬沙子 有時候做房子 有時候修路,犯人很累的時候 他們受不了 他要鬧,夏天太陽那麼大 他們工作受不了偷跑,有啦有抓回來 抓回來的時候,他們打半死 打,快要,快要死掉。)

(漁人部落耆老 鍾馬雄 達悟族:
tao do Jiratay
來這邊 第9隊,第9隊就在(夏曼)藍波安的村莊叫紅頭部落 第9隊,第10隊在哪裡,第10隊在椰油,現在的那個水泥預拌廠,然後第11隊又在哪裡 第11隊在野銀的地方,叫永興(農場) 永興,還有一個是最後成立的是在哪裡 是在第12隊,第12隊這個比較特殊,都是那個甲級犯)

(椰油部落耆老 顏福壽 達悟族:
tao do Jiayo
以前犯人在這邊 他們很壞 都偷東西,(他們偷什麼)偷當地人的什麼 什麼香蕉 什麼都 都要偷,還有這樣大 那麼大的樹,他們砍掉用鋸的 龍眼樹他們要鋸掉,鋸掉他們帶回去當作廚房用的那個(柴火)。)

(東清部落耆老 黃杜混 達悟族:
tao do Jiranmeylek
他們還好 那個什麼阿兵哥還好啦,隊員回來的時候,哇 這裡我們蘭嶼人都很怕他們也是偷東西啦什麼,偷我們種的什麼東西啦 什麼東西都他們偷,羊啦 都吃光光 被他們的那什麼狗吃掉,就這裡都沒有羊啦,那時候他們有一個牌子(出海證)像這種的,你沒有給他就罰你 他罰我們有時候50把的柴火,有時候 有時候他不  不給你出海這樣,下午我們才去 才去拿,明天再出去,那時候我們下午才去拿那個牌子。)

耆老們口中的場員與隊員,正是10個農場與職訓隊的成員,這些場員與隊員對於部落所造成的生活威脅,不少耆老們仍記憶猶新,其中尤以山地青年服務隊和追捕重犯高金鐘事件為最,除此之外,更有對於文化上的衝突與改變,還有土地侵占的問題至今未解。

(漁人部落耆老 鍾馬雄 達悟族:
tao do Jiratay
一個中隊裡面都有設一個大隊長,9隊大隊長 10隊大隊長 11隊大隊長 12隊大隊長,4個中隊,一個中隊大概是2、300人左右(這麼多) 對 2、300人左右,那時候是非常對蘭嶼人不利,因為這些人他們要去砍草要圍菜地 ,他們出來要做豬舍,所以他要來砍草砍樹,然後就這些人一出來就拿香蕉 拿椰子 拿檳榔,所以我們會經常跟他們處不來,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這一個名稱,做為它這個占領土地的那個替身工具。)

(東清部落耆老 黃杜混 達悟族:
tao do Jiranmeylek
15(歲) 剛畢業就他們就叫我們去當青年(服務隊)這樣,(每天都要去嗎)可能 我們調換調換嘛,或是說輪流輪流到 對,有時候去撿柴火 有時候蓋房子 有時候去拿那個什麼竹竿啦木頭啦這樣,犯人跑出來就也是找我們青年去找這樣,但我們  我們也是帶那什麼 武器啊,我們就都 (你們有武器嗎)只有帶那個什麼 這個(漁)槍啊,有時候帶刀這樣。)

(野銀部落耆老 林新羽 達悟族:
tao do Jivalino
青年服務隊休息的時候要砍木柴要砍木頭 只有這個而已,拿回來的話都是派出所要用的,拿木頭的時候,都是派出所要用的)

(漁人部落耆老 謝加水 達悟族:
tao do Jiratay
山地青年服務隊 ,我們那個時候隊員有6個隊員跑掉啦,跑去山上去 跑掉啦,那個警察叫我們去抓啊,我們去抓 我們怎麼抓,我們又沒有槍 我們只有帶鐮刀而已啊,我們去抓 那個時候我們怎麼抓得到6個 6個隊員跑掉的。)

(椰油部落耆老 顏福壽 達悟族:
tao do Jiayo
我國小畢業大概我15歲就參加青年服務隊了(15歲參加) 對,高金鐘偷跑的時候,哇 我們這邊好恐怖啊,因為很怕高金鐘,因為他偷跑的時候 台灣有好幾個警察過來,那時候我已經 我已經在青年服務隊,我參加過找他們)

(東清部落族人 謝來光 達悟族
然後逼得在飛魚季的時候把朗島 宣布朗島村的船全部不能放在灘頭,因為他們怕那個高金鐘把船推出去然後滑到外海去,所以把所有他們的船 全部都把它收起來,不能放在灘頭裡面,可是飛魚季怎麼辦 我們要我們要捕飛魚 我們要捕鬼頭刀,然後我們這個時間,沒有辦法做這些事情,所以後來部落的人 就是朗島部落的人,他們後來就是自己部落召開會議,就是說船沒有了那我們怎麼辦,那沒有船的話也只能去打破文化上面的禁忌,比如說飛魚季的這個時間我們不能下海射魚 絕對不可以射魚,這個是會受到詛咒的,但是因為那個高金鐘的事件,所以他們就說我們沒辦法 沒有東西可以吃這樣,所以他們就決議之後就是說在飛魚季期間就可以射魚這件事情,那一直到現在就變成這個還沒有被轉正回來。)

(蘭嶼部落自主調查案計畫主持人 林嘉男:
蘭嶼之所以擁有這麼大的傷痛不純然只是核廢料,而是核廢料前這50年間所受到的迫害,我相信沒有任何一個族群,它所生活或所賴以維生的這個整個範圍 這整個島 會被認為是一個監獄 會被認為視為一個垃圾場,甚至是一個實驗場,但是這樣的案例活生生的發生在蘭嶼。)

我們循著耆老們的指引來到過去被強徵成為農場 監獄 班哨的遺址,以及僅存的傳統屋群,當一層又一層的真相逐漸被撥開之際,我們也聽見了不少讓人心酸的故事,那些隱藏不為人所知的傷痕,在族人心上化膿成瘡,透過口述流傳在子孫耳中,卻隱晦的不能被記錄下來。

(漁人部落耆老 鍾馬雄 達悟族:
所以以前軍人非常多 這邊的軍人非常多,所以我們蘭嶼姑娘外流的也很流行,因為他們是穿軍服,然後又燙得好好的 有事沒事就到部落裡面,所以我露一個外省腔 姑娘妳好漂亮 來來來 給妳吃個泡泡糖好不好,一個單純的鄉村女孩兒哪裡有聽過這一句話)

(東清部落族人 謝來光 達悟族:
因為有勵德班嘛都是勵德班阿兵哥什麼之類的,其實部落的 就是在部落會生出這些人的後代,就是可能有的會被強暴的或者是,可能不想過蘭嶼人的生活或是看到台灣人的生活好像不用太高的勞動力可以去獲得一些食物的,那種心態也會產生就是我不想做蘭嶼人的事情這樣,然後可能就會選擇嫁給那個這些可能阿兵哥或者是跑出來的那個犯人,但蘭嶼其實很多那種遺腹子(未婚生子)啦,然後會造成那些小孩也會想要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這樣 ,啊...在我的理解上面,好像有人就是在去尋父的過程還是有找到啦 對,有找到這樣子。)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報告已經出爐,承認當初決策過程達悟族人並不知情,經濟部允諾給予達悟族人25.5億元回溯補償金,總統蔡英文強調釐清真相就是原住民轉型正義的目標,那麼這些在核廢場之前的各種歷史傷痛又該如何面對與處置呢?

(東清部落族人 謝來光 達悟族:
我姑丈呢 就是他就在那裡可能要撿一些菸蒂的還是什麼,然後被那個站崗的人制止,然後直接用槍這樣子威脅這樣,可是姑丈也不怕啊,他就說 你射我啊 你射啊 你射 這樣子,那是他回來之後,他去敘述他那一天去,然後被那個站崗的人用槍威脅這樣子。)

(漁人部落耆老 鍾馬雄 達悟族:
給他們從事農業 種花生 種玉米 種高粱這些等等,然後畜牧 養鹿 養羊 養牛,所以我們養牛,他們這個計畫對我們傷害最大 把我們島上一些重要的植物都吃光光,吃不夠又吃我們的地瓜 又吃我們的那個香蕉等等的,他們每一個地方都有設那個養牛場,設農場是它的那個強占土地的箭頭。)

(漁人部落耆老 謝加水 達悟族:
那個是為了這個地啊 阿兵哥,因為他派那個阿兵哥去把我們老百姓啊 滾開 你們不要,這個是我們的地,那個飛機場前面 後面啊,那個時候有阿兵哥嘛 派那個阿兵哥開槍把我們老百姓趕走啊,因為我們蘭嶼人從祖先開始都是用勞力,那他流汗流血做起來這些成為一個地嘛,為什麼去搶我們的地呢,也不是政府派來的那個怪手來去挖 做成一個地 不是,這個是從祖先傳到我們身上,所以我們來繼承我們的地啦。)

(野銀部落耆老 林新羽 達悟族:
(土地)一定要還,要不然的話我們從哪裡來 我們要從海邊嗎,我們蘭嶼人要吃什麼東西,我們蘭嶼的很痛苦的地方的話,核能廢料 核能為什麼 垃圾要放蘭嶼呢,蘭嶼的話只一點點而已,如果要爆炸的話 我們的後代看不到,都是我們蘭嶼人死掉,所以希望我們總統一定搬出去。)

(蘭嶼部落自主調查案計畫主持人 林嘉男:
為什麼這樣的傷痛會特別的巨大,因為當年受到傷痛的這些歷史記憶或是這些長輩到現在都還繼續的生活在島上,有很多的素材是政府在轉型正義的路上,可以做的,而做與不做就看政府的勇氣以及決心。)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