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夫拉斯做陶壺 傳夢想.希望.文化

觀看次數 / 1800 次

2014-06-05 【Kumu Yawei/Pahaw 屏東三地門】

[[拉夫拉斯做陶壺那一段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先把表面多餘的那個陶土先去掉。]]

說我們的故事-屏東三地門 父為當地藝術家 做陶木受家庭影響:
拉夫拉斯就讀幼稚園的時候,他的父親格峨就已經是排灣族三地門鄉三地村知名且重要的藝術家之一,當時拉夫拉斯的父親擁有一間工作室,所以拉夫拉斯從小耳濡目染,對陶壺和木雕認識與熟悉,還有熱情來自父親遺傳與藝術環境。

[[拉夫拉斯父親 格峨‧馬帝靈 排灣族:他也是從幼稚園開始跟我們一起做。]]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因為那時候小的時候,我爸爸跟我媽媽就已經有工作室了,然後一樣也是在做,我爸爸是以陶跟木陶跟木材就是木雕為主,然後家裡就是以前最小,以前的工作室,就是在我家旁邊小小的車庫。]]

屏東三地門 拉夫拉斯高中棄學 離開部落北上生活:
拉夫拉斯一開始並沒有馬上走藝術這條路,甚至就讀高中時,他決定休學,離開部落選擇到台北生活。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 我想說學校好像不是很開心嘛,然後書本上面教的好像我也聽不太懂,到底在講什麼,然後我就選擇我自己的校園生活這樣子,我覺得這樣過的比較精彩,就是我可以跟很多朋友出去玩。]]

屏東-三地門 母親因病離世 拉夫拉斯返鄉做陶木:
當拉夫拉斯這樣想時,就在他17歲,母親生一場大病,在醫院住了約兩年多,最後不幸母親還是離世。拉夫拉斯那時候才驚覺要珍惜跟家人的相處時光,下定決心要回部落承接父親的工作室。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 其實之前我可以過很安逸,是我家那時候工作還比較平穩後,就是因為我媽媽生病,然後很多龐大醫藥費要處理,所以就是工作室,然後很多生活就是,換了一個模式這樣子,那時候就是會去想,有在想很多事情,工作麻回家然後對家人感情,重新會有改觀,不管是工作室的模式,家裡的模式還是部落的模式,先靜下來做一下。]]

屏東三地門 陶喻為自己 記憶特性作借鏡:
拉夫拉斯喜歡把自己的作品比喻成自己,就像陶,陶是一個有記憶的材料,在濕的時候你怎麼捏它,乾的時候它就是長成你捏的樣子。拉夫拉斯便以陶的特質,捏出當下的情緒,時時提醒自己曾經做過的事,並以此為借鏡。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 我就喜歡講說,如果我就是這個陶,我當我當下在演這個陶,我被拍的那瞬間,是人家可能當初提醒我的,那個故事或者是我做錯什麼事情,記錄被記錄下來,是永遠會在我心中,就像這個陶這個手印在上面。]]

屏東三地門 排灣陶壺非主流 文創商品融傳統元素:
拉夫拉斯從捏陶中發現,在台灣做陶藝的人很多,如果單純只是排灣陶壺是進不了主流市場的,因此拉夫拉斯意識到要將傳統文化轉換成文創商品。除了陶壺,他也做杯子和盤子的生活小物,在杯盤上再點綴排灣族元素,而且每一個作品都有故事。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 就是傳統藝術就是木雕嘛陶藝,就是陶壺然後傳統雕刻,這是文化傳承,可是你在做文化傳承當下你必須要生活嘛,就是說我必須,我們就換個方式,就是把陶藝做生活陶,把木藝就是做那種,生活的一些家飾品這樣子,就變成說,文化已經變成生活的一部分,我把陶藝做成杯杯盤盤,我把木製品做成家具,木製盤這樣子。]]

屏東三地門|拉夫拉斯用木雕 刻出動人故事:
除了陶壺,拉夫拉斯也會木雕。從聊天過程中,他會將對方說的故事,變成他手中的木雕作品。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 然後這個是2012年的那個身邊總有二三事的系列作品,然後我在講的就是,我跟這個老人家在中午在工地吃午餐的時候,他跟我講他鎖他在最高的塔鎖最危險的螺絲,然後身上戴安全帶然後頭盔,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蓋的就是101,是他回家之後才發現,然後我要這件作品 是要講的是誰成就了這個大樓,他在講說他曾經做過什麼事情,怎樣怎樣很多事情,然後我當下有感動,我就把他的故事做成作品。]]

屏東三地門|拉夫拉斯作風搞笑 願當文化傳承者:
在拉夫拉斯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許多反思的概念。拉夫拉斯好友說,雖然拉夫拉斯平常是搞笑的人,但透過作品,可以感受他對部落文化的沉重使命。

[[拉夫拉斯好友 蔡惠珍 lavaus 排灣族: 那他這個人很活潑,那給我們看到的面向,都是很開心的,都比較喜樂派的,可是看到他的作品,跟他的文章的時候,你會覺得發現另外一個他,感覺好像跟他平常跟我們打打罵罵那種感覺,是不同的一個人,那其實他有很多都是想要傳達,部落的一些使命的感覺。]]

[[陶壺藝術家 拉夫拉斯‧馬帝靈 排灣族: 因為排灣族在做藝術的人很多,然後要認真去詮釋排灣族或是思維的話很難,我們個人我們無法去詮釋代表整個大排灣族文化,所以說我們只能用我們個體思想,去陳述我們自己對排灣族文化的一些結構跟熱忱,只能現在就默默的做,做到一個程度這樣子。]]

屏東三地門 最年輕藝術者 用創作呈現排灣文化:
拉夫拉斯約20歲接下父親工作室,也被稱為最年輕的藝術工作坊負責人。他謙虛的說,排灣族的文化深度,不是只有陶壺、木雕就能呈現,而他所能做的,除了守住傳統,也會努力不斷在傳統中發現更多的藝術創作,讓更多人在生活中就能看見排灣族文化之美。

相關報導

關鍵字

Facebook 留言

原文會之友

Facebook 粉絲專頁

youtube

APP 下載

LINE